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7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8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iteid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9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ortid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1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name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2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4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id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5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in D:\wwwroot\www.chinagrm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7
137、我女人水比较多堵不住_()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-广润门文学
广润门文学 - - 在线阅读 - 137、我女人水比较多堵不住

137、我女人水比较多堵不住

    身体猛地腾空,遮掩下体的T恤在背靠墙壁时飘落在二人混乱一团的脚步下。

    男人刀削下颚处棱角微鼓,贴的过紧,她还能听到牙根厮磨的声音。

    路曼看着近在咫尺的精壮胸肌,蜿蜒山脉中细小的铃铛在微微摇晃。

    她轻轻笑出了声,“祁炎,你喝醉过吗?”

    话题跳的太快,以至于身前的人并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细长透亮的指尖压住银铃,在他紧实曲折的皮肤上印出痕迹。

    “只有喝醉了,你才会说真心话吧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祁炎下意识想逃,可欲转身时,脖子上编织黑绳用的特制材料,刀都轻易无法割断。

    被她一拉,紧紧勒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还要走?你想看我和其他男人3……”

    P字还未出口,就被他狠狠压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靠在墙壁上的身体退无可退,她也不想退,仰头接受他或重吮或轻咬的吻。

    男人粗暴的时候有多野?

    听下面的撕裂声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口中的含吮用力到岔气,胸口处却被他双手撕出一个可以露出奶乳的破洞。

    上半软绵一凉,冷硬的手掌带着粗茧压了上去,像剥废弃花瓣一样将奶罩下掰。

    被挤压上挺的奶子拱的几欲贴近她尖细下巴。

    男人狠狠捏着,几下就在白软上掐出片片红痕。

    粉唇吸肿发软,愈发棉弹甜润,若不是女人胸腔已经发出了拉风箱的急促啜吸,他可以吃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所幸下方的奶玩不受束缚,他低头耷脑,略高的身子半歪着身咬在蜜桃色的rutou上。

    路曼猝不及防倒吸气,丝丝麻意从胸口温热湿滑的触感下延伸,她默默踮起脚尖,极力让自己的奶子不要被揪的那么狠。

    隔壁传来一阵悉窣,火急火燎的脱衣服声响,紧接着皮带磕在木地板上。

    路曼揉了下祁炎的耳垂,示意他不要啃的那么用力,她怕她会忍不住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~嗯~轻一点!”

    祁炎松开唇看她,她急忙摇头,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指指隔壁,不等他回话,耐不住寂寞的手又去摸他裤裆内挺起的长龙。

    眼里的勾引明目张胆,拉着他悬空的手摸向水帘洞,无声的朝他唇语。

    “想要~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满足我,我就去加入隔壁,指不定人家的比你还大。”

    祁炎眉头明显狠皱,正想从她抚摸的地方将自己膨胀的欲望放出,却听到隔壁女人兴奋叫喊下夹杂的水声。

    那明显是吃逼才能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天性爱比的性子在此刻暴露无遗,如铁钳般的双手紧紧抓住她双腿腿根,硬生生将她托举在脑袋前。

    路曼吓得连声尖叫,双腿架住他的脖子寻找支点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再差一点点她就要高出隔断了。

    祁炎用冰润的唇代替了回答,托着的臀rou早就浸满了汁液,被他突然的顶弄漫出更大水源,从他指缝中不停往下滴。

    “嗯~祁……哈啊~”

    不同于刚刚在射击场狠狠地吸吮,现在的舔舐更加紧密急促,舌头如同上了发条的小马达,左左右右挑逗着粉玉珍珠。

    路曼双手插进男人茂密黑发里,细密的yin声哽在喉间,偶尔因为不受控的抽搐而哼叫出声。

    没有叫喊显得水声更大,他不停将拨弄出来的水液吸溜入口,偌大的吸嗦声和隔壁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男人好胜的心理在此刻彰显,而被亲着的那位既爽又亢奋。

    不同的吸吮声就好像有两个不同的男人在她身上作乱,勾起的偷情快感让身体愈发敏感。

    数百下舔弄将小阴蒂舔得又红又肿,酥麻的快慰不断刺激大脑神经,腿部频频痉挛。

    在一次又一次濒临巅峰的抽搐中,敏感的xiaoxue紧缩成一团,手中无意识抓紧,高仰的胸脯带起小腹。

    潮吹来得又急又烈,紧咬禁声的唇瓣在男人转移阵地那刻彻底破防,娇媚撩人的yin荡叫喊从喉咙溢出。

    花xue像堵住了一个皮塞子,塞子还带着骤大吸力让她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“干嘛停下?”隔壁女人恶狠狠咒骂了声,脱去夹子外壳,声音竟有点耳熟,“让你选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你倒好,选这么偏,光坐车就坐了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许安跪趴的姿势尽显狼狈,从她略黑的小花丛中抬起头,“可你现在不是去当练习生了吗?太近的地方我怕你被人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练习生?

    路曼迷惘的眼神逐渐清澈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耳朵高高竖起,顾不得身下男人已经将舌钻进了汁水淋漓的曲径小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开个房?追我就这样追?我真不该跟你来这,还和你在这种腌臜的换衣间zuoai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许安还想辩驳,这里的费用可比开房高出好几倍,他两个月的工资才够玩半天时间,已经花了大价钱,结果她还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公司受欺负了?”他小心翼翼臣服在地,第一次和她zuoai,怎么招的不能浪费自己花的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那女人说好给我资源,结果进去还要我自己去试镜,明明是她公司高薪聘请的杨导,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,却偏要让我自己闯,要不是我天资聪慧,指不定连现在这个小角色都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音景,她肯定是嫉妒你漂亮,别和她那种小人一般见识,等你出了名,她还不得手捧资源献到你面前。”许安往上爬,企图在她脸上索取香吻。

    齐音景挥手拍开他的脸,“走开,让你舔下面就不错了,还想亲我!”

    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,隔壁交缠的水啧声愈发响亮,他憋着一肚子气正愁没处发,恶狠狠对着空气大喊:“喝水能不能小点声,没看别人办正事呢吗?”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路曼夹紧了祁炎的脑袋,被他重重含咬的媚rou滴着yin露。

    他故意大声吸溜,“不好意思,我女人水比较多,有些堵不住。”

    瞪大了双眼的小脸略微发红,连带着翁张的xiaoxue都透着喜感。

    “咕啾”一声,被他百般顶在上位的蜜液哗哗下落,大口大口的吞咽在话音落地后响起。

    她甚至能看到隔壁青白异常的脸,跟被人隔空扇了巴掌一样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