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润门文学 - 言情小说 - 女尊之我主天下在线阅读 - 重复章节不要买!!!我后面会替换

重复章节不要买!!!我后面会替换

    “嗯啊~烟烟还要~我还要!saoroubang痒得受不了了……又涨起来了,烟烟快夹死这根saoroubang……”

    图若望激动、刺激得胡言乱语,自己都不知道口中在喊着什么鬼东西。

    魏烟不用他多说,就掰着他的两条结实长腿,在他的身上猛干。

    “若望,你看。阴阳调和就是这样子……你学会了吗?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看我是怎么cao你的saojiba的,等你学会之后,以后就算我不在你身边,你也应该知道怎么解决男子胯下的saojiba喷精这么yin荡、肮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若望,你快瞪大眼睛,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干了一会儿,魏烟就把住图若望的下巴,强逼着他睁开眼睛,亲眼看着胯下纯洁的大roubang被女人的xiaoxuejianyin的场景。

    图若望顺着魏烟的力道,艰难的睁着眼睛,他全身肌rou爽得激动紧绷,身体敏感抽搐,胯下肿胀不堪的大roubang被魏烟的xiaoxue吞吃的guntang。

    刚刚破处的敏感roubang,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攻击,saoroubang子刚硬起来就又想要喷射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比最开始的表现好的多,起码坚持了好一会儿他才忍不住哭求道:“啊~又射了,saojiba又被xiaoxuejian得射出来了~”

    图若望胯下敏感的roubang早上就因为射出的jingye太多,saojiba眼子变得又红又肿。现在破处之后,大roubang喷射出的更多,图若望甚至都觉得自己的saojiba眼子快要射得烂掉了。

    他敞开着双腿,大腿保持着一个yin荡的‘m’状姿势,“啊~烟烟,我没有力气了……不可以再阴阳调和了,saojiba眼子快要坏掉了。对不起烟烟,你都是为了我好,但是我太不争气了!”

    处男能承受这么强烈的快感和刺激,已经十分厉害。魏烟带着几分怜惜的看着他,然后将他红肿的roubang从自己紧致的xiaoxue里面拔了出来,“别这么说,若望……不是你的问题,这次就先到这里吧。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,以后你要是saojiba痒了,可以随时随地到这里来找我……我都会帮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图若望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激荡,不止纯洁珍贵的处男身体交给了魏烟,他连自己的心一并也给了魏烟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和魏烟有着深深刻刻、永远都无法割断的紧密联系。

    “好,烟烟,多谢你……如果不是有你在的话,我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说不定现在还硬着大jiba,在街上狼狈的走着呢。这要是被什么人看见了,那可就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图若望丝毫也没有想到,如果没有魏烟的话,他胯下那根敏感的saojiba,根本就不会硬起来,他的身体也不会发sao。他这根saojiba,可是被魏烟给刻意蹭硬的。

    烛火已经燃烧了一半,夜深了。

    魏烟就直接抱着图若望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图若望僵硬着身体,心惊胆战,原以为自己今晚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睡着,没想到在魏烟平稳的呼吸声下,他也渐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睁眼的时候,天已经快要亮了。

    图若望猛地坐起身,魏烟地上的被子都被他带起来了一半。

    魏烟迷迷糊糊道: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图若望看着魏烟,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。他脸红得彻底,“没事儿,烟烟。我得走了,马上天就要亮了,我要赶在爹娘没醒之前回去,不然我怕他们发现什么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魏烟迷迷糊糊的点头,根本就没听清楚图若望的话。

    图若望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,他年轻精壮的身体上面满是被亵玩、揉捏过的色情痕迹,尤其是最私密的胯下,又红又肿,一看就是被cao狠了。

    下了床,他穿衣服的时候,大腿一动,就觉得胯间那处最私密的地方被拉扯的胀痛不已,他倒吸了一口冷气,然后动作别扭的为自己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穿完衣服之后,他还舍不得走,静静待在魏烟的床头对她看了又看,只觉得心头洋溢着阵阵欢喜。

    时间马上就要来不及的时候,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。

    幸好他离开的早,不然他就会刚好和来找魏烟的魏清源撞见。

    魏清源这阵子刚接手明光城,要处理的事情十分多,他忙的跟个陀螺一样到处转。但是再忙,他也要找机会来看一看心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带着一身初晨的凉气,推开了魏烟的房门,等到身上带着的凉气被温暖的房间融化,他才坐做到魏烟的床头,温柔的看着她的睡颜。

    魏烟睡得沉沉的,魏清源就耐心的等待着,没有半点逾矩的动作。

    即使他敏感的身体,几天没有被自己心爱的女儿亵玩,他早就已经痒的难以忍受了。

    他胸前结实、白嫩的奶子,胯下紫红色的大roubang还有两颗沉甸甸的卵蛋,都在疯狂的叫嚣着,想要被心爱的烟烟抚摸、玩弄。

    平时没有看见魏烟的时候,他还暂且可以忍受,但是现在魏烟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面前,他敏感的身体难以控制的兴奋了起来。他看似好像安安稳稳的坐着,但是裤裆已经鼓起了一座色情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魏烟不知道睡了多久,才慢慢醒了过来。她刚一睁开眼睛,就见心爱的俊美爹爹温柔的坐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爹爹今日没有穿着那套冷硬逼人、威慑力十足的盔甲,而是简简单单的穿着一身温和白衣。这让他比平时少了几分威严,更多了几分当年京城闻名的魏家公子的潇洒风流。

    “爹爹~”魏烟惊喜的扑到了魏清源的怀里,“你怎么来了!怎么不叫醒烟烟?”

    魏清源温柔一笑,轻轻刮了刮魏烟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懒猫,爹爹还不知道你。爹爹若是叫,恐怕也叫不醒你。”

    魏烟在魏清源的怀里蹭来蹭去,哼哼唧唧道:“才不是呢!”

    魏清源整整齐齐的衣服被蹭乱,领口松散,魏烟都能从领口窥见几分里面暗藏的美景。

    魏清源纵容着魏烟,任由心爱的烟宝在他的怀里面,对他动手动脚、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动作间,魏烟不小心摸到了爹爹鼓鼓囊囊、硬成一大包的裤裆,她眼珠子一转,天真发问:“咦,爹爹的裤裆里面的大蘑菇怎么会是硬的?平时不都是软的吗?”

    魏清源俊脸发红,烟宝又开始使坏折腾他玩了……

    “咳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军营当中说一不二,在战场上统领全局,但是……但是却实在没有办法对自己心爱的烟宝说出,那是因为他胯下的saoroubang子痒了,想要被烟烟玩。

    就算他这根紫红的saoroubang,早在家中的时候就已经被心爱的烟宝抚摸、玩弄,甚至嗦了无数遍……在苍兰军营的时候,更是直接被烟烟用xiaoxuecao到喷精……

    烟烟只是个小姑娘,她当然可以肆无忌惮的提出玩一玩爹爹身上私密的、只属于娘亲的大jiba,毕竟她只是个小孩子,她只是觉得这样好玩而已,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    而且他身为父亲,可以满足女儿的要求给女儿玩弄自己的身体,却万万不能自己不知廉耻的主动提出想要被女儿亵玩。

    不然,实在不成体统!

    魏清源说不出口,魏烟也不介意,她甚至觉得这样面红耳赤、身体sao的快要熟透了的爹爹诱人极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~烟烟想玩一玩爹爹裤裆里面的大蘑菇……烟烟都好几天没有玩了。”

    魏清源低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能主动给烟宝玩,但是只要烟宝想玩,那就可以随意玩。

    他对着魏烟坐直了身体,将鼓起了一个色情大包的裤裆正对着魏烟。

    “烟宝想玩就玩……”

    魏烟笑眯眯的,她果然最喜欢爹爹了~

    她滑下去,脑袋靠在魏清源的腿上,然后伸手放在鼓鼓囊囊的sao裤裆上面抚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yin荡、敏感的saoroubang在被柔软的小手接触到的那一刻,就兴奋的跳动了起来,魏烟清清楚楚的看到,鼓鼓囊囊的裤裆又涨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被束缚在里面的硕大roubang前的saojiba眼子溢出的yin水,很快就将裤裆弄湿,变成水淋淋的。

    “爹爹的大蘑菇好粗……好硬……,摸起来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魏烟红着小脸,娇媚的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藏在被子里面的长腿隐晦的夹了夹,xiaoxue好痒,好想吃爹爹的roubang……

    魏清源不是第一次被女儿夸roubang好摸,但每一次都是羞得红了脸。

    身为父亲,他应该被自己的孩子夸许许多多的地方,但绝对不会是身下私密的大roubang。

    “爹爹,把大蘑菇放出来给烟烟摸一摸好不好?烟烟不想隔着裤子摸,隔着裤子摸不出大蘑菇rou乎乎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把roubang放出来……

    魏清源身体颤了颤。

    他见过许多父亲宠爱自己的孩子,会对他们予取予求,但恐怕他是唯一一个连胯下的大roubang都能放出来给孩子玩的爹爹。

    这实在太过羞耻、禁忌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他总不能不满足烟宝的请求。

    可可爱爱的烟宝,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    处男roubang被xuejian到红肿/俊美爹爹耐不住请求,羞耻放出大roubang给心爱的女儿玩